沈以诚《玩家》: 三个层面的旅程

沈以诚的首张专辑《玩家》描绘了一趟 JRPG 旅程。

听众在这张专辑里,随罗恩的幻想落入游戏世界,兵荒马乱地一番追逐后,在小镇暂得停歇,并相继遇见牛仔与少爷两位同伴。三人在赏金猎人聚集的酒馆接下了屠龙的任务,罗恩一边与同伴踌躇满志地备战,一边在神秘的森松子小姐身上邂逅了自己的浪漫。三人面对巨龙陷入苦战时,尾随的森松子用魔法出手相助,征服了巨龙。当迷雾散去,原来一切都只是罗恩临死的幻觉,他用天马行空的想象重温了生命中的美好,安详地死去。

梦境是谜语与钥匙,《玩家》的表层是罗恩的奇幻冒险,里层是罗恩在卧榻上用浪漫的视角回忆一生,而在第三层,这些都是现实生活的意象。

罗恩是沈以诚的一位普通听众;曼彻斯特是沈以诚一趟安宁的旅行;牛仔是他成名以后,为外界声音所困扰时,想要挣脱枷锁、惊艳听众的决心;寻宝是朋友曾为他编排的一个有寓言意味的游戏;少爷是父亲眼里的自己;杰克的酒窝是他在上海视作精神角落的酒吧;「别慌张」是讲给茫茫人海中未来伴侣的乐观自白;秘密约会是逾越世俗常态的暧昧体验;「通感症」既是对故事里这些现实入梦的总结,也是每个创作者向往而不可抵达的理想境界:与观访者心意相通。

不得不感叹,这是个相当睿智的策划。

游戏背景、轻松明快的基调、流行乡村的主要风格、敏感的观察与天真的笔触,这些沈以诚熟悉与擅长的东西,都在概念下得到了集中呈现,在明显有限的条件下,让这位因「男友音」受到喜爱的都市民谣歌手,有了真正可以向市场说嗨的作品,之于首张专辑而言,表现是亮眼的。

当然,扬长避短成就的舒适听感下,潜藏着一些问题。

短短十首歌要玩出多线剧情选择的效果未免仓促,这个社交网络互动在执行上本可以做出更好效果;一些曲目没能在专辑的一轨与独立的歌曲之间做好平衡,在专辑里生硬和跳脱,单听又有些中二与不知所云;音乐上虽尝试更丰富的元素展现出多元性,总体仍属比较简单的流行音乐;作为歌手的沈以诚演唱缺失的高音与变化没有在制作上进行弥补,且有几首歌人声与乐器听来不在同一空间;而作为词曲作者的沈以诚,精彩的切入点时常没有笔力去深入挖掘,词不达意透出浅显来。但是单薄与轻巧、浅白与天真,或许本就是一体两面。

《玩家》自然不是多么杰出的大作,但能旅途上的人脚步变得轻松,而人生如逆旅,对旅途的态度就是对人生的态度。这种年轻的审美趣味虽然缺乏深度,却是这个后革命年代原生的。沈以诚的面貌就像我们身边的青年,这体现出流行音乐的时代价值。听者若是质问为何不愤怒,反而是刻舟求剑了。

本文将以 主观中立 的署名发表在豆瓣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