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石

直到三月的一个周末,我才感觉自己的一年结束了。

不知道要如何描述这段浓墨重彩的时光。如果记忆是本自传,庚子鼠年会有重磅篇幅。

故事也不传奇,但从中清醒地走出,是宁愿有一场酩酊大醉的。

可惜我是坐在街头喝巴氏奶的人,甚至现在也不会坐在街头了。

情绪要节省,拖着五味杂陈走在路上一样健步如飞,没有什么需要特别解决的。

回顾过往的经历,我想自己做事有一些习惯的。

在策划活动或者主持项目的过程中,有时会为令人兴奋的创想激动到夜不能寐,但与此同时,身体会诚实地关注易于实现的路径在何方。它可能根本就是一条退路。

这是我对复杂的外部世界的回应。匹夫之力难以扭转乾坤,何况我的双手也羸弱。尽管欣慰于自己理想主义的一面,是个还能被点燃的人,但我了解,之所以能漫不经心地把事情推向远方,是这样的生存哲学为我托了底。我时常为细节的粗糙强烈不满,但对结果的要求之低却能超越大多数人想象。

启程时可以是旌旗蔽日雷鼓喧天的,而在决定要开始一趟冒险时,我就做好了如果力竭就随时拐到乡间小路变成散步的准备。

避险比增长更重要,避险不是保守,相反保守会招致风险。

你壳就是这种作风下的产物,我对它的存续状态只有极低的预期。所以尽管目前遇到了一些只有运转起来才会有切实体会的困难,其实也远远没有出乎意料。

做事的问题本质都是人的问题,而人的问题本质都是认知问题。我将大部分经营细节屏蔽在自己手中,余下的部分就简化为了一个远程团队。不幸的事,放眼望去,仅仅是这其余的部分,也没有人能正确认识和维护。比如,远程团队的形式就决定了它没有道理在正面竞争中反而具备优势,那些善用周遭资源的荒腔走板和看似上不了台面的做法才可能是通途。再比如,尽管有能做事的老黄牛,但没有知道该做什么的有企事能力的人,尽管有能创造一个个 repo 的人,但也没有运营产品或商业活动的成功经验,而这比缺乏生产力还更严峻。说到底,业务能力与市场资源才是核心。

不过倒也不要紧就是了。

作为攒局的人,可以毫不避讳地承认,对人的选用是政治挂帅和任人唯亲的。或许这突显了社交边际的局限性,但也是值得的。

如果非要从别的角度看待,还是可以观察到人与人的参差:没有工作经历的人是轻浮的,没有接触社会的人是玩物丧志的。

想起学生年代的自己,心有戚戚。抬高一手做事或许看似乖张,但还在做事,还在做目所难及的事,终于幸免于不知所谓。

说我的萌点是野心的,应该和说我对一切都漫不经心的打一架。

是闲云野鹤没错的。闲云野鹤也分封闭自己的闲云野鹤,和愿意直视这个世界的闲云野鹤。我愿意成全自己的左奔右突,就像不干涉其他人哪怕是”幼稚“的生命力,不矛盾。

该垮台的人垮台了,就是圆满;我为自己该完蛋的想法完蛋了,就是寿终正寝。

每个人有自己的命途,允许自己燃成灰烬,也是我低能量的一部分。

如果有什么一定要激发我的愤怒,那就是好高骛远同时玩物丧志的 walking dead 不巧参合进了我的事情里。

实际上早几年还有些探讨的意愿,现在也没了,我开始支持一些并不全然赞同的观点,关注它的结果。

我愈发有种直觉,契约也好、理客中也好甚至程序正义也好,把它们奉为圭臬是自大的。崇尚海洋法系的土地都有一群专职负责双标的大法官人为抉择时代该去向何方,而遵循大陆法系的土地可以灵活而暧昧地使用法条,宏观世界尚且如此,我们要如何指望对方和自己条分缕析、不卑不亢地表达观点呢?

罔顾事实去指摘一种观点过犹不及、一些人言语失当、一些做法程序不义,就好比在互联网巨头冗长的用户协议下,用户总是不义的。

举例来说,我只想当个旁观者,但如果一定要选,我支持女孩们打拳。

身体上的新进展是不得不尝试服用一阵子糖皮质激素。

医生略表遗憾,但这点小毛病在救死扶伤显然算不得什么,所以也没有多叮嘱。因为第二天就要开始服药,当天只能连夜做功课,翻了不少文献,定性了解 GC 的原理与效果,以及如何应对不良反应。到了决定睡觉时,算是浮光掠影地掌握了主流的认识:

  • 为了缓解对 HPA 的抑制,需要在清晨顿服。

  • 为了缓解钙质与骨量流失,需要日常补充钙、维生素 D,骨化三醇亦有助益。

  • 为了缓解钠潴留,要低盐饮食。

  • 为了缓解类 Cushing 综合征,要低脂饮食,坚持运动。

  • 为了缓解蛋白质的流失,要高蛋白饮食。

  • 要留意钾流失导致的电解质紊乱。

  • 要留意可能导致的胃刺激。

  • 要留意可能导致的水肿。

  • 要当心免疫抑制掩盖了感染。

尽管算是中效药物、中等剂量并且勉力因应,但每天外源地把一种内分泌的物质补充到生理量的 6 倍,还是有了显著的效果。一些文章里有提到细节,比如连续服用 1 周后导致的 HPA 抑制即需要 6 周才能逐渐恢复,再比如各种补钙下来观察到的骨量流失”仅为“不补的一半,算是为主观能动局限性提前做了心理建设。然而当吃药第一天立即就发现肌肉力量下降,还是不由得感叹,人体真神奇。

说着就感觉有点烧心。

每天”爆炸性“的国际新闻里,都有人刷”活久见“和”见证历史“。

我想如果一个人总说活久见,那么就是活得太短了,短到把命不久矣的政治安排当成了寻常的生活;如果一个人总说见证历史,那就是低估了历史了,低估到忘记这世界本来就处于剧烈的动荡中从未停止。

太平洋另一岸显然在迅速失败,但这不是哪个外力所达成。

至于哪边会在衰落的过程中更水深火热,这不应该是 2020 年的新发现了。

但这同时也不是一件值得笑出来的事情,各自有各自的兴亡盛衰罢了。

听说今天是愚人节。

5aaC5p6c54ix5Y+v5Lul5piv5oGo77yM6YKj5LmI5oGo5Lmf5Y+v5Lul5piv54ix44CC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